仰望面前的这座山,憧憬外面的世界

发布时间:2017-06-25 14:18      浏览量:

 
  大幸福,小幸福
 
  我的家在大明山下,兰子的家也在大明山下。
 
  大明山没几个人知道,但它却是我和兰子记忆中最美的山。每天看着太阳从山坳升起,流云在山头嬉戏,山上的树郁郁葱葱,山间的鸟儿婉转啼鸣。我和兰子常常坐在村头的老槐树下,仰望面前的这座山,憧憬外面的世界。
 
  兰子很漂亮,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,总是闪了迷离的光。乌黑的大辫子一直垂到腰间,随着扭动的小腰左右晃荡着。她就像一朵怒放的玫瑰花,走到哪都是焦点,而我却很平凡,常年剪着妹妹头,想把那张宛若大饼的脸遮小点,却总是遮不住。和兰子在一起,她是红花,我是绿叶。我和兰子亲密得像一个人,她享受着当红花的恩宠,我享受着做绿叶的坦然,一起上学、一起玩耍、一起长大,一起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 
  兰子说她要追求大幸福,我说我只需要小幸福。一晃十几年过去,兰子越发美丽动人,高富帅们在她周围团团转。我呢,虽然有很多变化,但在她旁边依然只能是陪衬。兰子谈了N次轰轰烈烈地恋爱,所谓阅人无数,但她总是认为大幸福在后面,她说决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。我谈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就嫁给了一个懂我的普通人,我为他洗手做羹汤,他为我撑起一弯避风港,我相信这就是我所要的小幸福。那年我们21岁。
 
  兰子一如既往地寻寻觅觅,从小村小镇走进灯红酒绿的大都市,耀眼的霓虹灯绚烂了她的梦。尽情享受着酒吧茶馆咖啡厅给她的浪漫,广场超市KTV给她的新奇。尽管追求者一茬接一茬,但仍被她一个个PASS掉,落寞的时候还是形单影只。我按部就班地奏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协奏曲,经营着爱情,经营着小家。几年后有了爱情的结晶,忙忙碌碌中体味着做母亲的幸福。那年我们24岁。
 
  世界上最残酷的是时间,行走在时光里的女人一不小心就会红颜尽失,与幸福失之交臂。所以一切来不及等待,兰子矢志不移地追寻着她的大幸福,工作在变,男友在变,心态也在变。追求者中太帅了没钱,有钱的已经结婚,有钱没结婚的长得太谦虚,反正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,她常常感叹:世上还有好男人吗?谁能给我想要的幸福?我在一家事业单位做着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,老公赚钱不多但能养家,长得不帅但看着还顺眼,孩子不是天才但健康活泼,转眼就上了小学。那年我们都30岁。
 
  时光如水,快得让人猝不及防。兰子看着脸上的沧桑自怨自艾,开始恐惧自己的年龄,但又不甘心。最后她对我说找个有钱人过日子,其他都不管了,没有钱怎么会幸福呢?后来真的找了个土豪,年纪是大了点,也有个孩子,但这辈子不愁钱,他们认识一个星期就闪婚了。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时,我惊讶万分,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她要的大幸福。而我,依然和老公住着不大的房子,拿着不多也够用的工资,共同教育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,日子平淡如水也其乐融融,特殊的日子老公会给我带来惊喜,平凡的日子总有关爱,我很满足——女人一辈子就这么过吧!那年我们35岁。
 
  几年后的一天,兰来找我,尽管她打扮得珠光宝气,但浑身名牌的光芒也掩饰不了她眼里的悲哀。我问她过得好吗,她大哭,说要离婚了。我问为什么,她说老公除了给她钱什么也给不了,而且外面有了小三。她住在别墅里就像住在坟墓里一样凄凉,她说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找个普通人过平凡的日子。我说这不正是你要追求的“大幸福”吗?她愣住了。那年我们都40岁了。
 
  再后来,兰子孤苦伶仃地守在前夫留给她的别墅里,养着一只吉娃娃叫她妈,平常牵着它去跳广场舞——这就是她要的“大幸福”。我左手拉着儿子,右手挽着老公沿着江边散歩,看夕阳渐渐西沉——这是我要的“小幸福”。我一直纳闷:幸福有大小吗?


上一篇:那种永葆赤子之心的怡然心境
下一篇:无私的付出总会有满满的收获
版权所有:湖南一关电子设备有限公司  地址:湖南新源市场二区13栋4号    网站中心
先进的管理理念,高素质的员工队伍,高质量的产品,
电话:12132-67129876  联系人:刘先生 手机:15887234123 139691531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