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绪在记忆的河里流淌,一路向前

发布时间:2017-06-25 14:20      浏览量:

 
  犬吠声声
 
  入夜,偶闻一两声犬吠,乍然梦醒,于是再无睡意。思绪在记忆的河里流淌,一路向前,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。
 
  小时候看得最多的是山,总想看看山那边是什么,于是翻过山去。可是,山那边还是山。听得最多的不是动感十足的流行音乐,而是从早到晚回荡在屋前屋后的声声犬吠。
 
  那年月,家家户户都养狗,养狗的目的主要是看家,防小偷偷走家里的粮食和腊肉。若是养的那条狗不够凶猛,就养两条。如果养的狗太凶,主人怕它咬伤人,就用棕绳系着养。总之,狗,是必须养的!
 
  狗养得多了,村子里便热闹起来,各家的狗就像开音乐会似的,“独唱”、“对唱”、“重唱”轮番上阵,从微熹初露到夜幕降临,再到深更半夜,不休不止,从不间断。
 
  天刚蒙蒙亮,几声鸡叫响起,几声鸟鸣传来,随后便是一条老狗长长的“呜咽”,那节奏可能是四二的拍子,再加三个延长符号。紧接着,山那头也会有一条老狗和它应和,继而大狗小狗齐吠,似乎在比试谁的声音更好听。一声,两声,三声,无数声,声声入耳,如部队吹起的起床冲锋号,使人们再也无法安眠。就这样,炊烟在犬吠声里袅袅升起,老牛在犬吠声里缓缓下地,农夫在犬吠声里举起锄头,孩子们在犬吠声里踏上上学的路。每天如此,每年如此,什么都像约好了似的按部就班。
 
  到了中午,炎炎烈日赶回了劳作的人们,出去撒欢的狗儿们也吐着红红的舌头,有气无力地跟在他们身后。门前的大柳树下,坐在躺椅上乘凉的老大爷不紧不慢地摇着大蒲扇,摇着摇着就慢了下来,渐渐地,蒲扇盖在裸露的肚皮上,不动了!狗儿围绕躺椅转悠了几圈,鼻子里哼哼几声,好像在说,“怎么就睡着了呢?”于是再转悠几圈后收起翘得老高的尾巴,蜷缩成一团,还将长长的嘴懒散地贴在地面上,不动了。嘿!它也睡着了。
 
  傍晚十分,夕阳西下,凉风习习。地里的农民打着口哨宣告一天的劳动结束;放学的孩子一路欢歌往家赶,嬉笑声洒满弯弯的小路。倦鸟归巢,鸡群上笼,整个山村又是喧闹一片。睡足了觉,养好了精神的狗儿们像一个个随时待命的警察,开始屋前屋后“巡逻”,两只耳朵得劲地转动着,搜索周围一切“可疑”的声响。跑到房前的菜园望望,又跑到屋后的水井边瞧瞧,最后一屁股坐在大门前的晒场上,前爪着地,正襟危坐——它开始正式“上班”了。若是陌生人来访,它就拼了命的大叫,翘起的长嘴就像按不拢的镊子,声音时而浑厚时而尖锐,龇牙咧嘴的样子着实令人害怕。若是熟人到访,它就象征性地汪汪几声,提醒主人快出来迎客,那拉长的调子倒显得婉转了许多。
 
  乡村的夜,说来就来了,乡村的人们是不喜欢熬夜的。夜色如墨,散落在山间星星点点的灯光陆续暗了下去。人睡着了,喧嚣一天的村子也睡着了,这时的村庄便成了狗的世界。声声犬吠在夜空飘来荡去,将远远近近的村庄连在一起。那是人之外的另一种声音,飘远,神秘。莽原之上,明月之下,人们熟睡的躯体是听者,斜倚着短墙的老树是听者,土墙和土墙的影子也是听者。年代久远的犬吠融入空气中,成为寂静的一部分。在这众狗齐吠的夜晚,肯定有一条老狗默不作声,它是黑夜的一部分,也是村庄的一部分。这条狗在羊肠小道上,在村舍的晒场上来回走动着,眼中满是人们多年前的陈事旧影......
 
  忽而,几声犬吠再次穿过厚厚的夜的幕布直抵我的耳膜,惊动了我的心。想想自己离开小村已是数年,翻过一座座山才发现,山的那边终于不是山了,而是钢筋水泥构建的围城,围住了我自由不羁的心。这儿的喧嚣不是犬吠给予乡村的热闹,而是搅乱心境的聒噪。我侧耳倾听,想找寻一两声熟悉的犬吠来安慰自己。但,终究什么也没有听到。摸摸眼角,竟湿了........


上一篇:玫红的真毛随着她婀娜的步子有节奏的抖动
下一篇:瘦弱的双肩在青丝的遮掩下更显得瘦削
版权所有:湖南一关电子设备有限公司  地址:湖南新源市场二区13栋4号    网站中心
先进的管理理念,高素质的员工队伍,高质量的产品,
电话:12132-67129876  联系人:刘先生 手机:15887234123 13969153106